鸿鑫彩票|鸿鑫彩票平台_Welcome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鸿鑫彩票 > 猪肉 >

想对猪肉价格说一声我是看着你长大的

发布时间:2020-03-12编辑:admin

      “我家做猪肉生意的,猪肉现在涨价,我爸想囤10万元的猪肉,我该怎么劝他?”

      按照提问者的描述,他家经营着猪肉腊肠的小本生意,因为肉价上涨,父亲想囤一批腊肠,等价格进一步上涨,就能多赚一些。但家人都表示反对,担心肉价波动,何况这么多货放在仓库还要花一笔钱。

      后来的故事,大家当然都知道了,风口上的猪肉乘风而起,再加上突如其来的疫情,肉价飞上天就再也没有下来。半年过去,有网友留下新的评论,将这个问题封为“年度坑爹案例”。

      一场疫情,把千千万万以外卖为生的年轻人逼进了厨房,当他们翻开菜谱,发现一大半荤菜都有猪肉参与,而当他们打开电商网站时,又发现猪肉价格早已是钱包不能承受之重。

      根据前不久公布的2020年1月份CPI(居民消费价格指数),猪肉价格环比上涨8.5%,同比上涨116.0%。也就是说,上一个春节里能做一盘红烧肉的钱,今年春节只能将就做一盘辣椒炒肉了。

      宅家期间,人们找出了各种各样的猪肉替代方案:鱼肉、虾肉、羊肉、鸡胸肉,甚至还有午餐肉。

      在社交平台上,网友琢磨出五花八门的午餐肉吃法,但毕竟羊毛出在羊身上,掺了再多淀粉的午餐肉,主要原料也还是猪肉。

      据观察,从春节前夕到现在,主流午餐肉品牌基本都经历了一波价格上涨,最狠的甚至涨了50%。这样看来,午餐肉也快加入吃不起名单了。

      有人说,为什么非要执着于猪肉呢?那么多肉蛋奶品类,哪个不能补充蛋白?理论上虽然没错,但一场绵延大半年的涨价,还远不足以改变中国人的饮食结构。

      民以食为天,食以猪为先,吃猪肉不光是习惯,还是饮食文化的一部分。数数大江南北的家常菜,总少不了猪肉的身影:锅包肉、京酱肉丝、木须肉、过油肉、梅菜扣肉、东坡肉、鱼香肉丝、糖醋排骨、猪脚饭……更不要说那些大街小巷随处可见、用来下酒的猪耳朵、猪尾巴、猪头肉,中国餐桌,少得了这些菜吗?

      说来说去,现在的替代品也只是哄哄肠胃、哄哄自己,疫情后的报复性消费或许不会到来,但肉价下降后的猪肉欲望释放,应该在意料之中。

      2月10日至2月15日,有2000吨中央储备冻猪肉运往武汉。根据新华社3月3日报道,武汉在库的政府储备冻猪肉将全部向市场投放,具体零售价调整后,为精瘦肉10元/斤、五花肉12元/斤、肋排17元/斤、里脊肉11元/斤、中方(肋排五花一体)10元/斤、前后腿上肉7元/斤。

      武汉隔壁的宜昌也有类似政策,几天前,当地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通告,于2月28日到3月18日在城区投放市级储备冻猪肉200吨。通告还强调了价格和购买量:市场零售价不高于40元/公斤,每人每单购买数量不超过5斤。

      其实,从去年猪肉价格飞涨开始,就陆续有储备冻猪肉投入市场,很多人也是因此才知道,原来猪肉和粮食一样,也有国家储备制度。

      根据2007年开始实施的《中央储备肉管理办法》,储备肉包括活猪、活牛、活羊等储备活畜和冻猪肉、冻牛肉、冻羊肉等储备冻肉。

      其中,冻猪则每年储备3轮,每轮储存4个月左右。所以,虽然冻猪肉口感上不如鲜肉,但用来解馋绰绰有余,尤其是再想想亲民的价格,就更香了。

      储备肉的一大目的,是在重大自然灾害、公共卫生事件、动物疫情等突发事件到来时,应对市场波动,调控市场价格。肉价过高,就把储备肉投放市场,平衡价格;肉价过低,就高价收储,保护养殖户利益。

      遥想2014年,从年初开始,全国猪肉价格快速下滑,消费者乐开了花,养殖户却欲哭无泪。次年,国家启动冻猪肉收储,逐步稳定了猪肉价格。

      不当家不知当家累,不做饭不知猪肉贵,从去年至今,猪肉价格到底涨了多少?一位广州上班族找出手机账单,做了一个小小的对比。

      去年5月20日,市区某超市,带皮后腿肉的价格在11元/ 斤左右,到了今年2月,同样一家门店,猪身上同样一个部位,同样的分量,价格涨了两倍还不止。如果当初买一批猪肉冷冻起来,现在大概算是相当不错的保值理财产品了。

      猪肉在国人生活中的地位,实在太过重要,有数据显示,在遥远的1990年,中国人均年猪肉消费量就超过了18公斤。最近几年,全国年猪肉总产量都在5000万吨以上,粗略算下来,每个人平均近40公斤。

      去年,澎湃新闻曾报道过,遵义市当地几家羊肉粉馆在“没有商量”的情况下,几乎在同一天将每碗8元的价格上调到10元。

      贵阳晚报称,经过这一轮涨价之后,当地“起步价”10元以内的早餐种类已经所剩无几。

      网友随即调侃“这年头早餐价格涨得比油价还快”,记忆中那个花三五块就能吃到一顿热腾又丰盛早餐的时代,终究是一去不复返了。

      在相关部门的约谈警告下, 部分商家将价格调回,但出于原材料、门面成本上涨等原因,早餐的分量势必没有过去那么足了。

      在涨价这件事上,贵州羊肉粉并不孤独,去年,有不少早餐店老板加入提价大军,以至于引发了一波“早餐吃不起”的讨论。

      有人常去的羊汤馆微微涨了两块,但一碗羊汤的价格一下子就从十五块跳到了四舍五入二十块,就像标价“999”的商品变成了“1001”,消费者的心态难免波动。

      有人一笼包子加一笼饺子花了十五块,开始对自己的饭量产生怀疑:难道是我太能吃了?

      “肉包太贵了,两个白菜豆腐包解决早餐。”有微博网友不得不放下了对肉包的执念。还有人反映,肉夹馍摊上的老板,直接取消了猪肉选项。

      就算早餐不吃肉,也不摄入淀粉,水果总是要的吧?去年的水果涨价,现在想来还心有余悸。

      不管小仙女们是横着切、竖着切,还是如何变换摆盘方式,一只橙子或者牛油果,甚至苹果,都能迅速拉高早餐价格。

      这波上涨也反映在当时的统计数据中。2019年9月,CPI同比增长3%,鲜果价格同比上涨7.7%,食品整体价格同比上涨11.2%。

      其中猪肉和其替代品涨幅明显,猪肉上涨,连带着牛、羊、鸡、鸭等肉类和鸡蛋价格也跟着上涨。

      到了10月,猪肉涨势不减,环比上涨20.1%,占CPI环比总涨幅近九成。

      疫情像一张落下的大幕,隔开记忆,我们几乎都快忘记了,这轮涨价也不过才是几个月前的事情。

     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一月份数据,受春节和疫情影响,食品价格环比上涨4.4%,其中鲜菜价格上涨15.3%,鲜果上涨5.5%,水产品上涨4.5%。食品之外,汽柴油也在涨价之列。

      疫情之下,倒是鸡肉价格保持了相对稳定,这也让各类美食软件上的鸡肉菜肴数量猛增,但一些声音已经开始对疫情之后的鸡肉价格产生忧虑。

      B站上有一个叫做“鄂人小艾”的账号,恰好是身在湖北的养殖户,经营着一家养鸡场。

      “饲料拉不来了,车办了通行证……但被拦住了,还在协商……我的鸡没东西吃了,线日,鄂人小艾发布了一则视频《钱打给厂家了饲料却不让运了,不知道路还要封多久,小鸡吃什么》,镜头前,脸上写满了焦虑。

      三天后,他又发了一条视频《路通了饲料厂家却没货,喂玉米鸡又不吃,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》。养殖户之难可见一斑。

      事实上,这位养殖户遇到的困难不是个例,疫情对于养殖业的影响非常普遍,此前曾有多家媒体进行过报道,交通管制、饲料难运,养殖业大省湖北的家禽家畜面临饿死的危险,养殖户也很可能坐困愁城,血本无归。

      2月4日,农业农村部办公厅印发紧急通知,要求各地不得以防疫为由,违规拦截仔畜雏禽及种畜禽运输车辆、饲料运输车辆和畜产品运输车辆。

      国务院办公厅也印发《关于做好公路交通保通保畅工作 确保人员车辆正常通行的通知》,要求全力保障公路路网顺畅运行,有序恢复公路运输服务,切实做好应急物资运输。

      “确保2020年年底前生猪产能基本恢复到接近正常年份水平”,按照这个预期,我们距离敞开吃猪肉的日子到来,还要再等将近一年。

      而未来这个年份,猪肉也不是唯一值得我们忧虑的事情——“吃不起猪肉”有着两层含义,要么猪肉太贵,要么就是收入不高,而疫情之后,担心后者的人显然更多。

      2月25日,“扩大今年硕士研究生招生和专升本规模”的决定公布。2月28日,扩招具体数字出炉:今年研究生招生数量将比去年增加18.9万。

      “史上最难毕业季”,一纸扩招政策把一部分毕业生留在校园,至于三年之后的就业压力,至少也能等到三年以后再说。

      一面是物价上涨,一面是职场难熬,应届生尚且还能凭着考研暂时上岸,身在写字楼的白领,还真要好好想想,自己的工资涨幅能不能跟上猪肉了。

      老乡鸡的创始人在采访时撕掉了员工要求不发工资的联名信,并声称工资一定发。/创始人束丛轩vlog

      说一千道一万,贵与不贵,涨与不涨,具体到每个人身上,都是很主观的感受。就拿汽车来说,车市寒冬从去年延续至今,但值得玩味的是,在一片喊跌声中,豪华车却保持上涨势头。捷豹路虎、雷克萨斯、奔驰等品牌在华销量连创新高。

      对此,很多人将其解读为社会财富分化的一个缩影——买普通车的大多数人,愈发勒紧腰带,精打细算,而豪车面向的高收入群体,则出手愈发阔绰。

      “‘猪肉怎么又涨价了!’今天上午,北京市朝阳区望京农贸市场,看着每公斤16元(一级肉)的猪肉价格,买菜的主妇们纷纷议论。”

      这是2004年,《中国青年报》一篇报道的开头,想当年,全国猪肉平均价格还是11.1元/ 公斤,这还是相比于前一年大幅上涨的结果。

      时光不忍细看,十六年过去了,当年的北京主妇变成大妈,面对如今三十块一斤的五花肉、四十块一斤的排骨,不知道心情能否平静。或许能够安慰她们的,唯有十六年来首都上涨的房价。

      今年《新周刊》的《新年献词》引用了作家苏叶的一段话:“我明明知道,过去的已不可追,未来的则正不可阻挡地滚滚前来。生活,需要我们有坚强的神经和意志。”

      希望等到疫情过去,在2020年剩下的时光里,我们都能拥有“坚强的神经和意志”。